股权代码:103155

资本兼并愈演愈烈,互联网寡头最终还是对小商小贩们下手了

发布日期:2020-12-10 11:28:06 发表者:admin 浏览次数:45次

如同当年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寡头,斥资数百亿,疯抢外卖、线上打车“风口”一样,现在它们正在上演新一轮争夺“线上卖菜风口”的新游戏。


根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20年11月末的一年来,中国有关“社区团购类电商”(以下简称社区团购)的投融资规模已高达数百亿,更有机构预测:2022年,社区团购市场规模就会超千亿。


面对如此市场红利,阿里、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寡头,纷纷以投资初创社区团购企业的形式入局:


阿里投资了社区团购平台--十荟团;


腾讯投资了兴盛优选和食享会,美团成立了社区团购事业部;


就连打车的滴滴,都想来分一杯羹,在成都试水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


1-社区团购是个什么新鲜事物?

那么,到底社区团购是个什么东西,它有何魔力,引得互联网寡头把它视作下一个商业模式风口和流量入口。


所谓社区团购,是指以微信群等形式,把以小区、社区为单位的消费者聚集起来,引导他们通过APP、小程序等线上方式,选购蔬菜、水果、肉类以及海鲜产品,然后再线下送货上门(或消费者自提)的商业模式。


再通俗一点讲,社区团购就是线上卖菜。


只不过果蔬、肉类等产品,必须兼具新鲜和及时送达的特性,线上卖菜也需要以一个个小区为单位,进行针对性的建立仓储、社区营销和个性配送。


所以,社区团购也可以简称为:小区线上卖菜。


讲到这里你可能就明白了,这不就是把菜市场搬到了线上吗?这不就是互联网寡头把小商小贩的生意抢过来,自己来做吗?


是的,的确如此,话糙理不糙。


这时,你可能又会问了:小商小贩的生意,在互联网寡头眼里也算块肉吗?互联网寡头也看得上蚊子肉?


事实上,小商小贩的生意,还真不是蚊子肉:要知道,2019年,中国人在蔬菜、水果、肉类、海鲜产品以及烟酒上的支出高达8.4万亿元;除掉烟酒支出,中国人在蔬菜、水果、肉类以及海鲜产品上的支出也超5万亿元。


也就是说,社区团购参与争夺的是一个数万亿的大市场,这还是蚊子肉吗?


2-互联网寡头为什么不早进入线上卖菜

这时,你可能又又会问了:既然是这么大一个市场,为什么互联网寡头不早点进入呢?互联网寡头能够把小商小贩干倒吗?


事实上,互联网寡头早就盯上了这块肥肉,如阿里控股的盒马鲜生、腾讯领投的每日优鲜,都是互联网寡头早期试水线上卖菜的典型;之所以一直没做大,是受到了两大因素的阻碍。


第一个阻碍:蔬菜、水果、肉类以及海鲜产业,是一个极其重资产的行业,它涉及源头的种植&收购,中间的运输&仓储,终端的批发、零售以及和消费者讨价还价的时间交易,体系庞大,业务又琐碎又脏累,利润率也不高(相对于互联网寡头目前从事的行业),这让追求高利润且不愿意投入的互联网寡头,止步在小打小闹,没有像外卖、线上打车或共享单车一样,大张旗鼓的巨额投入。


第二个阻碍:消费习惯没有被培养成,大多数消费者依然喜欢菜市场或超市买菜,而要他们转移到线上买菜,这中间的习惯迁移成本,高到让互联网寡头望而却步。


3-互联网寡头为什么突然又要进入线上卖菜

既然卖菜行业有如此多的困难?那么,近期,互联网寡头为什么又突然要重兵进入社区团购(以下统称线上卖菜)行业呢?


原因也很简单,2020年,以上我们所说的阻碍互联网寡头进入线上卖菜的因素被消弱了。


第一,以前,由于存在文创娱乐、互联网金融、线上外卖等轻资产,利润高的行业,所以互联网寡头还看不上又脏又累的线上卖菜;但到了2020年,中国几乎所有行业都成了红海,投资边际效益(每新投入1美元,带来的收益)暴跌;而人工智能、高端芯片等前沿科技又风险极大,寡头们不愿意押注,这时候市场规模巨大的线上卖菜便成了互联网寡头眼中的香饽饽。


毕竟,资本的最高天职是追求更高的利润,但前提是,低风险甚至没有风险。


与小商小贩抢生意,不说没有风险,肯定是低风险了。小鱼小虾如何与巨鳄对抗呢?


第二,新冠疫情期间,由于情势所迫,很多人只能在线上买菜,导致线上卖菜规模一度激增几十倍,让互联网寡头看到了线上卖菜的无限可能;且部分消费者的习惯已经形成了,少去了天文数字的习惯迁移成本。


4-互联网寡头进入线上卖菜,会有什么套路?


有可能,太有可能了,互联网寡头的套路,相比大家都已熟知;下面,我们帮大家温习一下他们的商业套路三板斧。


第一板斧:巨额补贴,几亿,几十亿的往里砸,用低价吸引大众来他们平台消费,中小平台和传统从业人员在低价面前,毫无竞争之力,纷纷出局。想一想,当初滴滴和优步打车的超低价。


第二板斧:将传统从业人员排挤出局后,互联网寡头们形成了2-3家相互竞争的格局,但他们不会恶性竞争,很快就可能通过交叉持股的方式,进行合并,形成对市场的垄断。想一想滴滴收购优步中国,再想一想滴滴出行总裁和优步中国负责人分别是柳传志的女儿和侄女。


第三板斧:取得对市场的垄断后,开始慢慢提价,将以前的巨额补贴赚回来,毕竟,资本可不是来做慈善的。想一想现在滴滴打车的价格,甚至已经高过了出租车。


三板斧下来,不说互联网寡头可以完全垄断市场,但拿下卖菜市场最多的利润,还是绰绰有余的。


5 -互联网寡头进入线上卖菜,会造成什么样的恐怖后果?

如同当初滴滴击垮传统出租车,外卖冲击堂食餐饮一样,现在已经有人把互联网寡头进入卖菜市场,说成是生产力的优化和物竞天择。


是不是优化了生产力,我们姑且不去争论,但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线上打车,线上外卖,都只是在抢夺市场蛋糕,说好听点是重新分配蛋糕,而非做大蛋糕;把原来所谓劳动技能不高,不懂得互联网技术的老派人淘汰下来,换上互联网寡头和懂互联网技术的年轻人。


放到线上卖菜这件事上,如果互联网寡头得手,一大批菜市场、水果店、肉店、便利店、小超市、海鲜店将要被挤垮倒闭,涉及数千万人将面临短暂失业或永久事业,这非常可怕。



6 -互联网寡头进入各个行业,抢夺小商小贩生意的底层逻辑是什么?

可能有人会说,被互联网寡头挤垮的小商小贩可以去其他行业就业呀,也可以当互联网寡头社区团购的小区代理人,配送员等等,机会很多嘛。


但拥有自己的生意和随时可支配的现金流,和当互联网寡头的打工人,收入、待遇、精神独立状况能一样吗?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小商小贩属于小资产阶级,或者中等收入者,他们不仅是生意人,也是重要的消费者,当他们关闭小店,收入暴跌,数千万人的消费萎缩,这不是与我们提高内需的战略背道而驰吗?


当然,小商小贩减少的收入,被互联网寡头赚取了,他们能弥补消费吗?肯定不能,收益的互联网高管才几个人,能吃几顿饭?他们只会拿着赚来的利润,去追求更高的利润,抢夺比小商小贩还下层的生意,导致小小商、小小贩丧失工作,进入下一轮恶性内卷循环。


资本兼并愈演愈烈,互联网寡头最终还是对小商小贩们下手了

7-历史的圈子:资本兼并和土地兼并

说到这里,你是不是感觉这和过去的土地兼并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要以为封建制度消亡了,土地兼并就不存在了,土地兼并正在以另一种形式-资本兼并,在神州大陆如火如荼的进行。


当新科技革命还未突破(没有爆炸性的新兴产业出现),已有的传统行业又纷纷进入红海惨烈竞争阶段时,大资本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只能通过兼并小资本的形式,得到增值。


这种资本兼并模式,一种表现为把现有行业的中小企业挤垮,完全垄断市场,一种表现为下沉市场,抢夺小商小贩的生意。


无论是挤垮中小企业,还是抢夺小商小贩的生意,都是大资本兼并小资本,寡头资产阶级鲸吞中小资产阶级,形成更高的垄断程度、更深的贫富分化和更多穷人的过程。


我们有办法彻底解决这种问题吗?可以说没有很好的办法!


我们姑且可以通过反垄断法、不能跨行业竞争等办法延缓资本兼并的进程,但无法阻挡。


因为市场经济和私有化产权制度下,资本的最高天职是追求更高利润,兼并小资本,成为超级垄断资本;如果它不愿意成为超级垄断资本,它就会被别人兼并。这就是市场的演化逻辑和残酷性。


所以,当我们在看待社会进步,技术变革时,不要动不动去嘲笑那些被取代的人,不客气地说,每个人都有被时代取代和抛弃的时候。


贾樟柯曾说: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不能因为要往前走,就忽视那个被你撞到的人。


对于互联网寡头抢滩线上卖菜这件事来说,如果进程不可避免,如何补偿和扶持被时代撞到的人,才是有良心的社会和人,应该去关心的。